亚洲第一所文理学院:耶鲁大学新加坡国立学院介绍

  (Yale - NUS College,以下简称“耶鲁-国大学院”)是新加坡乃至亚洲的第一所特色文理学院(Liberal Arts College),有两所世界名校——耶鲁大学和新加坡国立大学于2011年在新加坡合作建立,2013年开始招收第一批学生。该学员承载培养世界级领袖以及合格公民的目标,为来自全球各地的学生提供博雅教育——即通识教育,它为亚洲的高等教育模式注入了新鲜的血液,被认为是“及时且富有远见的计划”。

  文理学院是实施通识教育的一种重要方式,其雏形源于早期英国牛津和剑桥大学的学院模式,并在美国开花结果。作为美国高等教育体制中的璀璨明珠,它吸引了新加坡乃至世界的目光。而新加坡作为走在教育国际化前端的国家,在新加坡国立大学的势力推动下,顺应亚洲人文教育的兴起和发展,联合耶鲁大学成立了亚洲第一所文理学院。

  人本教育在本质上是尊重人的主体性,以人文精神为核心的教育,是通识教育的重要内容。在世界历史进程中人文教育几经起伏,从古代的中心地位到中世纪的没落,有文艺复兴的兴盛之工业社会的隐退。进过人文教育在亚洲地位的改变并非一朝一夕之事,但许多迹象已表明,亚洲人文教育又已悄然复苏并逐步崛起,越来越多的亚洲政府、民间团体以及商界的领导者确信更广泛的通识教育才可能培养出具有创新精神以及跨学科分析能力的公民。新加坡政府也表明,有必要放弃过去那种死记硬背的教育模式,而采用一种更加灵活且具有分析力的思维模式,这对长时间不被优秀学生重视的艺术和人文学科而言是一个全新的开始。为此,新加坡国立大学于2001年7月在优秀学子中推行“博学计划”,为人文教育的发展提供重要路径,而2011年耶鲁—国大学院的应运而生则意味着新加坡人文教育将走上一个新的台阶。

  耶鲁—国大学院虽深受美国耶鲁大学的影响,但并未全盘移植美国经验,而是在其基础上融入新加坡的理解与智慧。它秉承“全人”教育理念,开设国际化且具有亚洲特色的课程,实施住宿学院的管理制度,是亚洲甚至世界高等学院是是通识教育的新秀。

  作为亚洲第一所文理学院,耶鲁—国大学院学生进行为期四年的本科生教育,前两年集中进行社会科学、人文学科以及数学与自然科学的跨学科通识课程学习,后两年则主修人类学、心理学、历史学等人文科学科目,进行深层次学习,其课程设计及实施亦呼应“在本世纪,年轻人应该学习什么知识方能成为负责人的公民”之问。

  耶鲁—国大学院正式的通识课程包括共同课程、选修课程以及专业课,非正式通识课程则包括“第七周课程”和其它丰富多彩的课外活动。共同课程主要是设计人文艺术以及科技领域的跨学科课程,包含哲学与政治思想、科学探索、数理推理、现代社会思想等10门课程。课程主要以小型研讨课的方式进行,研讨人数不超过19人。通识教师的多元国际背景以及深厚学术底蕴,是其顺利开展的必备条件。研讨过程中,教师带领学生了解亚洲和其他国家的人文特色,探索人类心理世界以及人类社会生活,强调学生积极思考,具备科学精神,在掌握社会所需的知识和信息后能认真思考并形成自己正确的理解和判断,懂得去关注生命,体验社会生活,成为富有社会责任感的人。

  最为耶鲁大学、剑桥大学等世界名校的学生住宿模式,住宿学院制一直以来不仅是培养世界一流人才的隐形力量,也是通识教育实施的重要方式。其“育人”理念以及“人本”思想始终贯彻在管理过程中,不同文化背景的学生之间以及师生之间交流互动、思想彼此丰富,消除了宿舍与教师之间的隔阂,是通识教育成为学生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这种“非形式教育”使学生能在多元群体中理解不同种族与宗教的文化多样性,“纵探历史之悠久,文教之积累,探索人我关系之复杂,社会问题之繁变”,这都与通识教育的初衷并行不悖。

  耶鲁—国大学院致力于实施具有亚洲特色的通识教育,培养学生既具备从西方文化立场思考世界,也能从亚洲视角理解全球的能力,使之在西方学术典范的驾驭之下,非西方国家的高等教育亦能立足于亚洲,走向世界。而我国通识教育在全球化背景的挑战下,国际化水平偏低,而且基本上是传递西方价值理念。因而如何树立通识教育的全球战略目标,在“全球化”与“本土化”的中不至于随波逐流而是激流勇进,开拓现代大学在全球化时代的亚洲视域,在通识教育实施中有效传递中华民族优秀文化,走具有中国特色的通识教育道路,是21世纪以来我国大学通识教育需要思考的问题和努力的方向。

  刘翠,吴坚. 新加坡通识教育新进展及其对我国的启示———基于耶鲁—新加坡国立大学学院的研究[J].湖南人文科技学院学报, 2015.12(6),115-119.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