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古树降龙木遭砍枝扒皮 穆桂英大破天门阵就用这

  降龙木,传统评书《穆桂英挂帅》中穆桂英大破天门阵使用的法宝,这样的“千年神木”在历城区彩石镇西捎近村就有一株。千年古树本应得到应有的保护,但是不少游客却称,近年来这株降龙木屡遭砍枝扒皮。对此,历城区园林局称,降龙木已经备案古树名木,只是尚未挂牌。

  “之前来的时候树枝还挺多,今年明显减少了。”市民韦先生说,随着知道这棵降龙木的人越来越多,不少人打起了歪主意,“有些树枝明显是被人锯走的,锯痕非常清晰。”韦先生所说的降龙木就是当地村民口中的“牛筋树”。

  1986年山东农业大学的专家对这株树进行考察论证后认定,这棵牛筋树就是能解毒辟邪的降龙木。

  记者从历城区园林局获悉,降龙木学名流苏树,他们虽不能肯定这株降龙木是全国唯一一株,但这种树本身十分稀少。

  28日下午,记者在西捎近村见到了这株生长在小山坡上的降龙木。因未到长叶开花时节,降龙木远看光秃秃的,仅有4根比较大的树枝,树高十米左右,树干最粗处成人也不能环抱。记者注意到,一根碗口粗的树枝被折断,是个新留下的痕迹。另有至少两处树皮被利器所刮,留下了一厘米深、成人巴掌大的凹槽。

  从事农家乐的韩先生告诉记者,近年来,面对降龙木屡次被砍的情况,一些保护措施也逐渐开始实施。

  记者在现场注意到,在降龙木树根四周,围着一圈铁栅栏,半径约1.5米,有两米多高,成人几乎翻不进去。记者注意到,铁栅栏上的铁丝有食指粗细,为了防止游客攀爬,顶端特意设计成箭头模样。

  记者发现,虽然通往降龙木的小路仅有30厘米宽,仍然有不少游客冒险攀爬。记者进行了亲身体验,没费多大力气便爬到了降龙木的树底下。

  除了石台及铁丝围栏,村民家中还安装了监控设备。虽然现在降龙木已经被保护起来,但在村民看来,对古树的保护力度还远远不够。

  2000年10月,人民日报海外版曾经专门报道过这株降龙木,这让西捎近村的吕支书非常自豪。快15年过去了,眼看这株古树屡遭砍伐,吕支书也非常着急。

  “前几年有家公司帮忙安装了无线监控设备,但到了晚上就不起作用了。政府部门也来过,不过,直到现在都没挂上牌。而且,村子里的人很少,不可能每时每刻地看管。”吕支书无奈地说。

  虽然园林部门对降龙木做了备案,但是目前并未挂古树名木的牌子。该工作人员说:“牌子定做的时候已经比较晚了,本来打算去年挂上,因为中间工作有调动,到现在也没挂。”

  对于砍伐古树名木的行为,《济南市城市绿化条例》第四十五条规定:“砍伐、移植古树名木或者在建设项目施工中未对古树名木采取避让保护措施,致使古树名木受到损害或者死亡的,其价值由评估机构评估,并向社会公示。”而且,砍伐古树名木的,由城市管理行政执法部门按每株评估价格的十倍处以罚款。

  声明: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东方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降龙木,传统评书《穆桂英挂帅》中穆桂英大破天门阵使用的法宝,这样的“千年神木”在历城区彩石镇西捎近村就有一株。千年古树本应得到应有的保护,但是不少游客却称,近年来这株降龙木屡遭砍枝扒皮。对此,历城区园林局称,降龙木已经备案古树名木,只是尚未挂牌。

  “之前来的时候树枝还挺多,今年明显减少了。”市民韦先生说,随着知道这棵降龙木的人越来越多,不少人打起了歪主意,“有些树枝明显是被人锯走的,锯痕非常清晰。”韦先生所说的降龙木就是当地村民口中的“牛筋树”。

  1986年山东农业大学的专家对这株树进行考察论证后认定,这棵牛筋树就是能解毒辟邪的降龙木。

  记者从历城区园林局获悉,降龙木学名流苏树,他们虽不能肯定这株降龙木是全国唯一一株,但这种树本身十分稀少。

  28日下午,记者在西捎近村见到了这株生长在小山坡上的降龙木。因未到长叶开花时节,降龙木远看光秃秃的,仅有4根比较大的树枝,树高十米左右,树干最粗处成人也不能环抱。记者注意到,一根碗口粗的树枝被折断,是个新留下的痕迹。另有至少两处树皮被利器所刮,留下了一厘米深、成人巴掌大的凹槽。

  从事农家乐的韩先生告诉记者,近年来,面对降龙木屡次被砍的情况,一些保护措施也逐渐开始实施。

  记者在现场注意到,在降龙木树根四周,围着一圈铁栅栏,半径约1.5米,有两米多高,成人几乎翻不进去。记者注意到,铁栅栏上的铁丝有食指粗细,为了防止游客攀爬,顶端特意设计成箭头模样。

  记者发现,虽然通往降龙木的小路仅有30厘米宽,仍然有不少游客冒险攀爬。记者进行了亲身体验,没费多大力气便爬到了降龙木的树底下。

  除了石台及铁丝围栏,村民家中还安装了监控设备。虽然现在降龙木已经被保护起来,但在村民看来,对古树的保护力度还远远不够。

  2000年10月,人民日报海外版曾经专门报道过这株降龙木,这让西捎近村的吕支书非常自豪。快15年过去了,眼看这株古树屡遭砍伐,吕支书也非常着急。

  “前几年有家公司帮忙安装了无线监控设备,但到了晚上就不起作用了。政府部门也来过,不过,直到现在都没挂上牌。而且,村子里的人很少,不可能每时每刻地看管。”吕支书无奈地说。

  虽然园林部门对降龙木做了备案,但是目前并未挂古树名木的牌子。该工作人员说:“牌子定做的时候已经比较晚了,本来打算去年挂上,因为中间工作有调动,到现在也没挂。”

  对于砍伐古树名木的行为,《济南市城市绿化条例》第四十五条规定:“砍伐、移植古树名木或者在建设项目施工中未对古树名木采取避让保护措施,致使古树名木受到损害或者死亡的,其价值由评估机构评估,并向社会公示。”而且,砍伐古树名木的,由城市管理行政执法部门按每株评估价格的十倍处以罚款。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